知识中心

靠谱的潍坊企业调查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知识中心

《法律讲堂(生活版)》 20210514 法官解案·致命的背叛

时间:2024-03-08   访问量:5108

真实案例为您呈现普通百姓的生活经历,法官视角为您解读每个判决背后的逻辑是与非对错。

真与假情与法判断平衡之间,让您了解法官眼中的事实和真相。

法律讲堂系列节目。法官结案,妻子女儿在家遇袭一死一伤女儿,竟说凶手是爸爸,他大呼冤枉,并指认另一个嫌疑人却暴露了自己的秘密。

凶手是谁?妻子女儿的玉玺和他到底有关系吗?

丁民法官即将为您讲述致命的背叛。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法律讲堂系列节目。

法官结案,去年的一天凌晨三点多钟,云南某县医院一病床上一个小女孩头部颈部及双手都裹满纱布。

病床前站着两位办案民警,还有一对白发老人,女孩叫妞妞。

老人呢则是妞妞的爷爷奶奶民警问妞妞,别害怕,告诉叔叔是谁杀了你妈谁伤的你妞妞眼神中露出恐惧,使劲抓着奶奶的手,低头轻声道是爸爸妞妞迟疑了一下,又说当时停电了,我没看见人,我猜是爸爸,接着妞妞又肯定的说,对了,我被打时咬了那个人的手指一嘴。

原来啊五个小时前,妞妞妈被人杀死在家中二楼的卧室内,妞妞也被砍伤,案发后,受重伤的妞妞被人送到医院,那么妞妞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妞妞指认的爸爸文涛真的是杀人凶手吗?民警立即对文涛进行了询问,听闻此事,文涛连连喊冤说,昨天他吃过午饭,从家中出来后,就和同村好友周建军一起去县城谈生意,直到晚上开车和周建军从县城出来,到村里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在周家门口,他把周建军放下,独自开车回了家,回到家已经是凌晨时候,一进卧室就发现到处是血,妻子没了气息,全身冰冷,而女儿妞妞也被砍伤,自己赶紧报了警。

民警告诉文涛案发时,妞妞曾咬过凶手的手指文涛立即伸出双手,给民警检查,文涛的手上没有任何伤痕。

接着,民警又对周建军进行了调查。周建军也证实了文涛的说法。

到此,案件似乎进入了一个迷局,唯一目击凶案发生的妞妞指认爸爸。

文涛是凶手,可是文涛却又有案发时的,不在场证明文涛的手上也确实没有妞妞所说的咬痕。

那么凶手会是谁呢?文家和谁有深仇大恨,居然惹来杀身之祸呢?

经过进一步询问,民警,在文涛的陈述中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

当民警询问文涛,一家人有什么仇人时,文涛先是斩钉截铁的,说没有可思考了几秒钟,他又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之前不懂事和邻村的一个女人叫周静的发生过关系。

后来她丈夫刘强知道了,她提醒过我。刘强有报复心,但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和他早就没有在一起了,警方得到线索,迅速赶往刘强家。

而刘强在开门的瞬间发现是警察准备夺门而逃,结果被当场制服。

那么刘强看到警方为什么要逃跑?难道文涛妻女的伤害案与他有关?

随后,警方对刘强展开了讯问,对于案发当天晚上十点左右的活动内容,刘强一会儿说,和妻子在家中,一会儿又说,一个人在自家的修理铺民警觉得刘强的陈述十分可疑。

法医依法对刘强进行了人身检查,发现刘强左手无名指第二指节有伤痕,这个结果与妞妞曾咬伤凶手的陈述一致。

在铁的证据面前,刘强只好放弃了抵抗,逐步交代了自己杀害。

赵采芝及伤害妞妞的起因和经过原来啊刘强十岁那年,父亲就得肺癌去世了之后呢,他就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坚韧能干缝补,将喜脱台耕种时样样在行。

可是不幸的是,刘强十五岁那年,母亲骑着自行车去镇上赶集发生的交通事故,再也没能醒过来,肇事车辆也不知所踪,唯一的亲人也不在了天塌了。

刘强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着。由于家里条件不好,老大不小了,刘强也没有娶到妻子,他的内心是充满自卑的。

可是这种情况在刘强二十九岁那年却发生了转变,他认识了周静。

当时在外打工多年的周静失恋后,刚回到老家,整个人非常消沉,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家里人很是着急,父母考虑到周静年纪也不小了,身边的同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于是呢也开始催婚,经人介绍,周静认识了刘强。

刘强家境虽然差点,但好在人老时能干在父母的催促下,周静很快就和刘强结婚了。

村里人都说刘强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不管怎样,二人婚后生育了两个孩子,儿女双全。

刘强觉得妻子温柔漂亮,自己一个大老粗能娶到周静是福气,这辈子也知足了,为了让家里更加富裕。

刘强去县城学了几个月的汽车修理回来后,便在村里开了一家汽车修理铺。

刘强人实在爱帮人修理铺早开晚关,可钱没挣多少。

刘强每天带着两只长满老茧,沾满油污的大手,满身的汗臭,回家娇俏的周静时有埋怨。

但是刘强对周静是百依百顺,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妻子给气跑了。

刘强对漂亮的妻子百依百顺,妻子却红杏出墙,妻子向刘强摊牌铁了,心要离婚,不料事与愿违,妻子突然又要重归于好,背后有何隐情?

刘强会接受吗?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丁敏法官正在为您讲述致命的背叛。

两年前的一天,周静去镇上买玉米种,认识了我们前面提到的文涛文涛开着面包车,把周静送回了家,还帮着刘强一家种玉米文涛也懂些发动机原理和刘强也算是聊得来。

刘强平时忙着修理铺的事情,家里买农资用品,这些都是周静在打理。

有时周静会请文涛帮家里运个化肥什么的。一来二去呀,文涛去刘家的次数也就多了。

腊月二十四这天,文家杀年猪文涛打电话,请周静来家里帮忙,还让周静邀请她的丈夫刘强过来,谁曾想这次去文家吃饭,却让周静和丈夫刘强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那天刘强骑着摩托车,带着妻子早早的到了文家,周静和几个女人忙着洗菜做饭。

刘强呢则在文家的楼房里四处转悠,一楼是厨房及堆放生产工具的地方。

楼梯间呢在楼房的西北侧,楼梯间与二楼之间有一扇防盗门钥匙插在门上,门上方墙上安有电闸,从防盗门进去,就是客厅。

客厅南侧是主卧东侧和西侧,还有其他三个卧室正溜达着刘强就看到妻子总爱往文涛边上凑,两人还会打情骂俏。

刘强看在眼里,心里是憋了一肚子火,不好发作,晚上回到家。

刘强一进门就对周静说,文涛他们村的女人都死光了吗?

要你这么远,去帮着煮饭面子,我给足你了,周静也不爱搭理,转身就洗漱去了之后,文涛又找各种理由,约周静出去,文涛出手阔绰,花钱大方,经常买礼物送给周静。

周静觉得文涛心思细腻,知冷知热,对他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和自己又有共同语言和刘强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次喝酒,畏醉后,周静半推半就和文涛发生了性关系,这之后便是一而再再而三了。

有一次,刘强去沈城进货,因为钱带的不够,打电话给周静,想让他转点钱过去。

结果一个小时,周静的电话一直占线,刘强很是生气。

从沈城回来,刘强质问周静和谁打那么长时间的电话,可周静就是闪烁其词。

顾左右而言,他周静手机里的通话清单也是空空如也。

刘强决定要探个究竟。因为周静的手机号登记的是刘强的身份证,刘强去电信营业厅,把前三个月的通话清单打了出来,不看不知道,一看是吓一跳。

周静和文涛几乎每天都会联系。有时候一天打七八个电话,最长的通话时间有两个多小时,这还了得刘强简直要气炸了。

从营业厅出来,刘强禁止回了家,周静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刘强把厚厚的一沓纸重重的摔在了周静面前的茶几上,你和文涛打电话做什么?

你们有那么多话要说吗?周静看着通话清单,气急败坏的说,你这是窥探我的隐私。

隐私,你是我的妻子,还有什么隐私。刘强怒不可遏,你直接说你和文涛到底什么关系?

周静也毫不示弱,情急之下和盘托出离婚吧,反正我也不想和你过了。

我和文涛已经在一起了。周静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打在刘强的身上,他不敢想,也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妻子早就已经出轨了。

刘强气得浑身发抖,这个自己心尖上的女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居然真的干出了这种背叛她的事情。

刘强啪啪两个耳光就抽到了周静的脸上,他的双手掐着周静的脖子吼道,你对得起我吗?

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情?周静出轨,并向丈夫刘强提出离婚,夫妻俩就陷入了冷战状态。

周静本以为只要摆脱了丈夫,刘强情人文涛就会与他在一起。

可此时,文涛却怎么也联以上,不仅如此,周静,还听到了关于文涛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

他听亲戚说,在县城见过文涛,带着不同的女人逛街,最近,文涛和村里的寡妇也是不清不楚的。

听到这些周静很震惊,也将信将疑,因为他一直以为文涛是真的爱自己才和自己好的文涛,怎么可能和自己在一起时,还和其他的女人勾勾搭搭,毕竟她是真的爱上了这个有妇之夫,为了这个男人,她多少次想过放弃孩子和丈夫离婚。

周静约文涛见面,想当面问个清楚,没想到文涛毫不掩饰自己,同时和多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

他轻描淡写的说,他对周静也不是真感情,大家都是已婚人士不幸福就约在一起,各取所需呗,不要太认真。

周静听完气极了,他不敢想象自己背叛家庭,背叛老实巴交的丈夫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想想刘强虽然不懂风花雪月,但起码对自己是真心的呀。

周静对自己的无知和幼稚又羞又恼,内心充满了对儿女和丈夫的愧疚,痛定思痛之后,周静决定收起心性斩断和文涛的一切过往,好好和刘强过日子,妻子出轨后又迷途知返求原谅丈夫,刘强却咽不下这口气。

刘强直奔妻子的情人家讨说法,结果闯下大祸,伤了无辜。

刘强落网,但作案凶器的刀却没有发现被害人血迹,这会影响他的定罪量刑吗?

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丁敏法官正在为您讲述致命的背叛。

那天晚上,周静忙前忙后,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等着从修理铺回来的刘强,他主动承认了错误,说自己以后呀再也不会和文涛联系了请刘强原谅自己。

而面对妻子的突然悔悟,刘强一时也不知所措,只好说愿意忘记之前的事情,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可是呀说归说自从那天和妻子争吵以后,每个晚上刘强总会想到,周静和别的男人在床上缠绵的情景,他经常失眠,即便是睡着了,也是整晚整晚的做噩梦。

这段时间,他几近崩溃,案发当天晚上,刘强去亲戚家吃喜酒吃饭饮酒之间,他隐约听见旁边桌,几个女人低声说,有一天晚上看见路边草垛子,后面有一男一女搂搂抱抱,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个女人是村里谁家的妻子虽然根本没有听清,但刘强觉得他们说的就是自己的妻子。

周静回到家后,疑心重重的刘强始终无法入睡,脑海里浮现着妻子宇文涛出轨的画面,刘强决定去找妻子的情人。

文涛讨个说法,临出门时还从厨房顺手拿了一把刀,刘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去竟是一条不归路,他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院子里没有车,二楼客厅的灯亮着,但没什么声音。

刘强从楼梯间上去,在二楼防盗门口站了一会儿,他看了看门上插着的钥匙和门上方墙上的电闸,他想断了电再进去,他轻轻的搬过板凳,放在门口踩上去,伸手把电闸下的一根电线拔断灯灭了,借着月光。

刘强看见文嫂睡在床上。刘强猛的一拉被子说,文涛睡了,我的妻子,你说怎么办?

文嫂被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吓坏了,他叫了起来。刘强害怕极了,他左手蒙住文嫂的嘴,右手拔出腰间的刀,用刀背敲文嫂的头,可壮实的文嫂,更加大声的叫嚷。

刘强惊慌失措,用刀乱砍乱敲,文嫂倒在了床下,可还在喊叫。

刘强又朝他砍了几刀之后,文嫂就没了声音。这时,妞妞在旁边卧室里被吵醒了,他好像听到了妈妈的喊声,以为是爸爸妈妈又吵架了,他摸到主卧门边说,你们不要吵了,房间里乌漆抹黑,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了身影。

妞妞转身准备离开,只见一个黑影闪过,持刀打了过来,妞妞使劲抓住那人的左手咬了一嘴之后,便晕倒了四肢。

闯下大祸的刘强迅速逃离文家,直奔母亲墓地的方向。他来到母亲的墓前,将沾满血迹的衣服,藏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洞里,然后又跪在母亲墓前歇斯底里的痛哭起来。

妈呀,您去世的那么早,留下儿子,一个人在这人世界受人欺负,儿子没本事呀,连自己的妻子都看不住呀。

与此同时,文涛回到家,发现妻子被杀,女儿被伤,赶紧拨打了幺幺零报警电话,并请人将妞妞送到医院进行治疗之后,便发生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本案侦查终结后,人民检察院起诉至当地中级人民法院死者赵采芝的配偶父母和女儿共五人作为附带民事诉讼。

原告人起诉要求刘强赔偿赵采芝及妞妞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一百余万元。

这起案件由法院的张法官主审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了相关证据,尸体检验笔录和鉴定意见显示,死者赵采芝的头部颈部有十多处创口创缘整齐。

经鉴定,赵采芝系锐器致颈髓断离死亡伤残。

鉴定意见显示,妞妞的头面颈部及四肢多处刀砍伤伤情。

鉴定为重伤二级,但是有重要的一点。经鉴定,民警从刘强母亲坟头提取的刀刀刃及刀,把擦拭物上没有提取到DNA也就是说,刀上没有发现被害人的血迹。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强持刀故意杀害他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性质恶劣,后果严重,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那么刘强的辩护人认为刀上没有被害人的血迹,是否是作案工具不清楚,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也就是说仍然有他人作案的可能。那么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有没有道理呢?

这就涉及到本案中的法律点,刑事案件中的证据,审查和事实认定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做出有罪判决。同时,根据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据已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以排除合理怀疑。

张法官认为,被告人刘强带领民警提取刀的时间距离凶案发生时已经超过六十个小时。

作案后,刀被插于坟头,也就是埋在地里面,且那两天连降暴雨剪裁遭到损坏,无法进行有效鉴定,并不违背客观事实被害人的伤口特征与提取的刀的特征,符合刘强供述的作案工具及衣物的去向与提取物证的地点相同。

刘强供述的作案经过及辨认现场情况与现场勘查笔录吻合。

刘强手上的伤痕与被害人妞妞的陈述一致,文家院外地面上有刘强的血迹提取的刘强的衣裳上有刘强及两名被害人的血迹提取的。

刘强的裤子和鞋子上有两名被害人的血迹。全案证据相互印证,能够认定被告人刘强持刀砍杀两名被害人的事实。

张法官对案件事实的审查认定也得到了合议庭。其他成员的赞同庭审中,刘强还辩解称,其本意不是要去杀人,而是去找死者的丈夫算账,自己不懂法律,但认为呢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应该是过失致人死亡。

张法官问刘强,你砍杀被害人的时候怎么想的?

刘强回答,我就是不想他喊叫,我怕被人听见,脱不了身。

张法官又问,那你清楚用刀可能会砍死被害人吗?

刘强说,我知道可能会砍死他,但是我当时太着急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张法官综合全案证据和事实依据。法律认为,被告人刘强虽然没有积极追求他人死亡的直接故意,但是其明知持刀砍杀他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具有杀人的间接故意,构成故意杀人罪。

而且被告人刘强致一人死亡,一未成年人重伤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人刘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并根据刘强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结令刘强赔偿五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共十二万元。

案件判决后,文涛追悔莫及,因为自己出轨,害死妻子,给女儿带来了身体和心理的严重创伤,自己也要面对身边人的指指点点。

最后,文涛选择带着女儿悄悄的离开,而周静也同样极为懊悔。

现在,娘家人以他为耻,她不得不独自扛上了抚养两个孩子的重担,余生都要接受良心的拷问和折磨。

本案中,被告人刘强本是妻子出轨行为的受害者,却不能正确处理自己的情绪,甚至将屠刀伸向了无辜的女人和孩子,实在是漠视生命,泯灭人性,而文涛和周静都有各自的家庭,因对配偶不满意而选择出轨,最终害人害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有句话叫平平淡淡才是真婚姻,生活并不总是五颜六色,更多的是简单平和。

要知道,妄想通过出轨寻求刺激的人,从来就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好,真实案例法官视角,感谢您收看本期节目再见。


上一篇:《法律讲堂(生活版)》 20210307 来了民法典·“背叛”女儿的父亲

下一篇:《心理访谈》 20160821 放不下的“出轨”丈夫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更多服务: 潍坊侦探调查 潍坊婚姻侦探调查 潍坊外遇侦探调查 潍坊出轨侦探调查 潍坊婚姻外遇侦探调查 潍坊婚姻出轨侦探调查 潍坊婚内出轨侦探调查 潍坊婚外出轨侦探调查 潍坊婚内外遇侦探调查 潍坊婚前外遇侦探调查 潍坊婚前出轨侦探调查 潍坊婚后外遇侦探调查 潍坊婚后出轨侦探调查 潍坊第三者侦探调查 潍坊插足者侦探调查 潍坊侦探 潍坊婚姻侦查机构 潍坊外遇侦查机构 潍坊出轨侦查机构 潍坊婚姻外遇侦查机构 潍坊婚姻出轨侦查机构 潍坊婚内出轨侦查机构 潍坊婚外出轨侦查机构 潍坊婚内外遇侦查机构 潍坊婚前外遇侦查机构 潍坊婚前出轨侦查机构 潍坊婚后外遇侦查机构 潍坊婚后出轨侦查机构 潍坊第三者侦查机构 潍坊插足者侦查机构 潍坊婚姻侦查 潍坊外遇侦查 潍坊出轨侦查 潍坊婚姻外遇侦查 潍坊婚姻出轨侦查 潍坊婚内出轨侦查 潍坊婚外出轨侦查 潍坊婚内外遇侦查 潍坊婚前外遇侦查 潍坊婚前出轨侦查 潍坊婚后外遇侦查 潍坊婚后出轨侦查 潍坊插足者侦探 潍坊第三者侦探 潍坊婚后出轨侦探 潍坊婚后外遇侦探 潍坊婚前出轨侦探 潍坊婚前外遇侦探 潍坊婚内外遇侦探 潍坊婚外出轨侦探 潍坊婚内出轨侦探 潍坊婚姻出轨侦探 潍坊婚姻外遇侦探 潍坊出轨侦探 潍坊外遇侦探 潍坊调查 潍坊出轨私家调查 潍坊婚姻外遇私家调查 潍坊婚姻出轨私家调查 潍坊婚内出轨私家调查 潍坊婚外出轨私家调查 潍坊婚内外遇私家调查 潍坊婚前外遇私家调查 潍坊婚前出轨私家调查 潍坊婚后外遇私家调查 潍坊婚后出轨私家调查 潍坊第三者私家调查 潍坊插足者私家调查 潍坊婚姻私人调查 潍坊外遇私人调查 潍坊出轨私人调查 潍坊婚姻外遇私人调查 潍坊婚姻出轨私人调查 潍坊婚内出轨私人调查 潍坊婚外出轨私人调查 潍坊婚内外遇私人调查 潍坊婚前外遇私人调查 潍坊婚前出轨私人调查 潍坊婚后外遇私人调查 潍坊婚后出轨私人调查 潍坊第三者私人调查 潍坊插足者私人调查 潍坊第三者侦查 潍坊插足者侦查 潍坊婚姻调查机构 潍坊外遇调查机构 潍坊出轨调查机构 潍坊婚姻外遇调查机构 潍坊婚姻出轨调查机构 潍坊婚内出轨调查机构 潍坊婚外出轨调查机构 潍坊婚姻侦探 潍坊插足者调查 潍坊第三者调查 潍坊婚后出轨调查 潍坊婚后外遇调查 潍坊婚前出轨调查 潍坊婚前外遇调查 潍坊婚内外遇调查 潍坊婚外出轨调查 潍坊婚内出轨调查 潍坊婚姻出轨调查 潍坊婚姻外遇调查 潍坊出轨调查 潍坊外遇调查 潍坊婚姻调查 潍坊插足者调查机构 潍坊第三者调查机构 潍坊婚后出轨调查机构 潍坊婚后外遇调查机构 潍坊婚前出轨调查机构 潍坊婚前外遇调查机构 潍坊婚内外遇调查机构 潍坊外遇私家调查 潍坊婚姻私家调查 潍坊跟踪调查 潍坊企业调查 潍坊背景调查 潍坊职业调查 潍坊市场调查 潍坊竞争对手调查 潍坊寻人调查 潍坊找人调查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